Sapphire丶秋凉

你的眼中明暗交杂,一笑生花。

你会不会又发着哭哭的表情喊他赫奎哥?
他会不会又删掉刚打的问号换成一句我在?

伤心人时能有人互相安慰也很幸运了,最怕的是想见的人不在身边呐……

下一次一起赢下来吧好不好?

【驼妹】吃糖吗?

#国际三禁
#速打小甜饼
#文笔废

-----------------正文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头顶上突然落下了什么东西,只是一波团战正打到要紧的时候,喊了句什么啊也无人理会,田野只好先专注于游戏。

一顿操作,屏幕还是在几秒后变成了黑白。终于有空理一下这个“不速之客”了。

放下鼠标的手往头顶一模,是颗糖。

抓着糖转过身,自家ad正站在自己身后眯着眼笑。一只手插在裤袋里,酷得很。

“哪儿来的啊?”田野摊开手伸到他面前。

金赫奎只是笑,并不说话,伸出手在田野毛绒绒的头上摸了两把,然后微微借力把他转回屏幕。

屏幕里的小锤石正站在泉水里,身边是队友pin的好几个问号。

“啊啊啊啊啊都怪你!”把手里的糖往桌子上随便一甩,买好装备后便又向着下路去了。

“iko是笨蛋~”

感受到身边的椅子有人坐下,田野嘟着嘴飞快地瞪了一眼便又回到游戏里。

哼。等下再收拾你。

基地的水晶最后还是被点掉,田野假装生气地甩了鼠标。“都怪你!打扰我!我输…”一边指着电脑屏幕上有些糟糕的战绩一边转过头找那人理论,没想到撞上的是一双满是爱意的眼睛。

看到金赫奎撑着下巴看自己,笑得一脸温柔,田野突然就没了气势。

“你看我干嘛!都怪你害我输了!”因为不好意思而用力地拍打着金赫奎的手臂,然后用最后的底气喊出这句话再飞快地转回去,田野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热的。

这个人不会看了我一整局吧…

“咦~iko好坑啊~”不去理会爱人故意闹出的小脾气,金赫奎总是能知道怎么哄他。

“哼~”田野不自然的推了下眼镜,然后伸长了手去够刚刚扔掉的糖。“明明是我带不动好不好!”

“嗯嗯嗯~”这是一只敷衍的羊驼。

“你不是去买酸奶了吗?糖哪儿来的?”田野这才看清楚了手里的糖,是市面上常见的奶糖。剥开扔进嘴里,立刻化出浓浓的奶香。

眯着眼往椅背上一靠,这是他在排位间隙难得的休息时光。

“粉丝给的。”小孩儿的刘海有点长,都戳到眼睛了,金赫奎伸手先将头发揉乱,换来一句带着奶音的“别闹~”然后又把头发细心的理好顺到一边。

田野闭着眼享受服务,腮帮子因为含着糖一鼓一鼓的。金赫奎理完头发,临了还是没忍住戳了一下。

放到以前,田野一定会睁大了眼睛瞪他一眼,今天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怎样,小孩儿竟然不反抗了。

难得田野那么乖巧。

啊,想亲…金总内心疯狂嘤嘤嘤。为什么在训练室啊QAQ

看着恋人满脸的疲惫。金赫奎恋恋不舍地搓了搓指尖,只好转回去点开一局排位。

田野一直保持着闭目养神的姿势,连被调戏了都不出声。

“金赫奎。”

“嗯?”排队的时候正低头看手机,听到对方叫自己也没在意,继续着手上的动作。

“糖太甜了。”

“嗯?唔…”不理解他说的什么意思想转过头询问,没想到突然接了一个带着丝丝甜味的吻。

嘴唇上的触感柔软又湿热,小孩儿竟然还伸出舌头一下下地舔他的唇缝。

金赫奎从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,眼神慢慢聚焦到了田野脸上。

眼前的人正紧闭双眼。平时是极少主动的,又是在训练室这种人多的地方,田野看上去很紧张,脸泛着红,睫毛也微微颤抖。


当然,这在金总眼里,简直是可爱极了。


金赫奎没忍住心里炸开的烟花,轻轻笑了一声,顺从地张开嘴放他进来,闭上眼享受这难得的主动。

可是田野感受到对方张开了嘴,就飞快地把口中融化了一半的糖用舌头渡了过去。然后立马转回自己的位子上,捧起水杯把脸给埋在里面。

我田野可不是那种喜欢吃豆腐的人。


嘴唇上温热的触感突然消失,只剩下嘴里发腻的甜味渐渐散开。金赫奎抿了下糖,皱着眉头看向自家害羞了的小朋友。

“iko~”一声名字被叫得千回百转,金赫奎伸手抓住田野衣服一角慢悠悠地晃着,强烈表示想再来一次。

“iko~~”田野完全没反应,脸都巴不得埋到杯子里。金赫奎变本加厉,顺着衣角纠缠上他的手。

田野依旧无动于衷,但耳朵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。

突然耳机里传来排进游戏的提示音,田野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甩开黏着自己的手,“啊你别吵我要打游戏了。”说完还用左手撑着半边脸挡住自己。

刚好自己这边也排进了游戏,金赫奎抿了抿嘴里的糖,换到另一边的腮帮里,感到有些失望。

这糖一点都不甜,哼。

目光看向辅助位,是那个熟悉的id。瞥了一眼旁边的人,也是发现了自己的样子,笑开了花。金赫奎上扬的嘴角也要藏不住了。

“kajia~”充满斗志的奶音从右边传来,连带着嘴里的奶香味都浓了几分,刚刚的小委屈突然就一扫而空。

“嗯嗯。kajia~”

幸福是什么呢?幸福大概就是你想亲一个人的时候,那人也和你想着同样的事。

-----------------碎碎念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一个很突然的脑洞。因为被国电气死了,所以气到我给自己摸了个小甜饼(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???)

我真的无比怀念15年的那5个人。可是能怎么办呢,一切都过去了。现在这只edg,骂也骂了,接下来还得看他们自己的。

等一个夏之edg和夏之kt。

我们驼妹,洲际赛世界赛全明星,能见面的都努力去见吧!

不知不觉都快早上了,大家千万不要学我熬夜!

晚安~

【驼妹】喜欢你(abo)

#国际三禁

#驼妹、厂荡、多萝

#ooc,勿上升

#abo,怀孕,避雷

#文笔废

#脑洞试水,只是一个小片段,前后剧情补全随缘。设定是田野怀孕了,打完这场就准备宣布退役,然后大家在休息室里的一些小片段被拍到了。全文跟着导播镜头走,嗯嗯。


-----------------正文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
官博早已放出了消息,EDG的积分也已经稳坐分区第一,所以今天的比赛比起结果,大家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。Meiko,田野,这个长得很可爱,笑起来甜甜的男生,这个出道即巅峰,多年来一直保持高水准,获得过无数荣誉的lpl第一辅助,就要在今天退役了。


现场早已爆满,八成都是田野的粉丝,就算是路人,手中也举着为他应援的手幅。比赛还未开始,直播间也早已刷起了“等你回来”的弹幕。其实EDG并没有官宣过退役原因,但看着他每场比赛必不可少的防辐射服和越来越大的肚子,明眼人都知道是为了什么。大多数人都觉得他还年轻,操作意识都处于巅峰,生完孩子再复出也不是没有可能。他不该就停在这里。


比赛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了,镜头理所当然的给到了今天的焦点,EDG的休息室。首先出现的是一个毛茸茸的头,镜头拉远一点,是侧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田野。他不知枕在谁的腿上,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正温柔地摸着他的头发。看到这一幕,现场立马就炸了,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。


田野听到了,皱了下眉头。手的主人也感受到了什么,轻轻摘下田野的眼镜收好,然后把手盖在了他的耳朵上。只见田野的嘴角微微一翘,嘴里嘀咕了些什么,然后蹭蹭头继续休息。其实在当时的休息室里,离他们近一点的人都听到了田野说的话,“你这样她们还得炸”。大家听完不可置否地笑笑,野神还是很懂他家人的嘛。


镜头继续拉远,看到田野的手隔着队服和防辐射服放在微微隆起的肚子上,身上还盖了一件队服外套。而大手的主人穿着灰色的卫衣,没有穿队服。lpl的导播还是很懂的,知道这个人尽皆知的“神秘人”不能太早公布,在即将拉到他的脸时切开了画面。


弹幕:“导播真会玩,完全看不出是羊驼呢!”


镜头一切,转到了两个蹲在地上翻外卖的背影。一个的头发剪得很短,正是昨晚经理小铁微博“我有一个朋友头发剪残了怎么办”的主人公李汭燦。另一个更小只一点,瘦瘦的身体穿着件宽大的白t,看着挺人畜无害的。可等他露出侧脸,哟这不是前EDG粗森担当赵志铭嘛。


他们俩凑得很近,像是在讨论吃什么。赵志铭翻了会儿终于找到了桃桃乌龙,李汭璨又翻了会儿发现只有一杯,转过头一脸委屈的看着赵志铭。盯了一会儿发现他并没有反映,伸手捶了下他的肩膀。


于是在看到赵志铭面无表情仿佛习以为常地把饮料直接递给李汭璨,并且李汭璨也毫不避讳地用同一根吸管后,现场又炸了。说好的不仅遗传了老父亲的武汉话还遗传了洁癖的李总呢??


“啊啊啊啊啊啊,시끄러(吵死了)~~”不远处的田老师很生气,想睡觉的孕夫生起气来是很严重的,于是就握紧小拳头开始锤金赫奎的腿(???)金总表示已经习惯了,一脸宠溺的标准羊驼笑,拿开盖着耳朵的手还低下头。


“iko~iko no sleep~play game soon~~”

“困~no play game~~”田野使出必杀技,撒娇。

“ok ok~you sleep and i go sup~~”试问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抵挡田老师的奶音撒娇呢?金赫奎,卒。


由于他是在田野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的,外人看起来就像是在亲田野的耳朵一样。看到这一幕的小铁一把捂住胡显昭和王杰的眼睛,少儿不宜少儿不宜。蕉蕉咬着酸奶吸管想,我还见过更刺激的呢。当然,撞见他们亲亲之后,每次见面自己这个刚分化的alpha都会被金赫奎的信息素压得赶紧逃走这种事情,傲娇的蕉皇是不会说的。


接上多萝翻外卖的是明凯和教练凑在电脑前讨论的画面。明凯一只手对着电脑屏幕指指点点讨论得很热烈,另一只手垂在电竞椅的一边。镜头拉过去,发现他正牵着另一只手,大拇指在那只手的手背上细细地摩挲着。


镜头再拉远,终于看到了那个人的样子。是坐在旁边沙发上低头玩手机的童扬,他用一只手划着手机屏幕,另一只手就这么让明凯拉着,任他摆布。于是现场又双叒炸了,并且声音更大了。


弹幕也很热闹。

“卧槽今天是什么好日子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没买到今天的票啊”

“奶奶你萌的cp都活了呜呜呜呜呜呜”

“我的驼妹多萝厂荡啊T T”

“荡荡我好想你啊啊啊啊”

“你们快放过那一屋子的单身狗吧”

......


爱萝莉所在的OMG已经结束了常规赛,确定无缘季后赛后就放假了。都知道他和EDG的人关系很好,田野的最后一场比赛看到他倒也不奇怪。但童扬呢?这个人在去年宣布退役后已经消失将近一年了,没想到再次看到他竟然是在EDG的休息室。现场有些太激动的老粉甚至都已经哭了。


童扬听到声响看了一眼休息室的大屏幕,发现镜头正对着自己,于是迅速抽出手,缩回来之前还很不客气地打了下明凯的手背。面子薄的扣神真的很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可是脸上却还是露出了可疑的红晕。


手里突然空了,还被莫名其妙被打了一下,明凯转过头看童扬,一脸“我宝贝呢?我刚刚还在这儿那么大一只的宝贝呢???”感受到热烈的目光,童扬的脸更红了。他的眼神瞥了一下大屏幕,明凯顺着他的目光一看,懂了,荡荡这是害羞了。


我们厂长是什么人啊,放眼整个lpl再没比他脸皮更厚的了吧。


于是明凯对着镜头邪魅一笑,侧过身一把把童扬的手再次抓在手心,还放到了自己的腿上,然后回过身若无其事地继续和教练讨论。童扬当时就愣住了,回过神后还挣扎了一下,结果当然是被握得更紧了。扣神果然还是皮不过明凯,只能一脸生无可恋地拿手机挡住了眼睛,可嘴上却还是忍不住笑了。


今天的导播很会搞事,我们田老师注定是睡不好觉了。


赛前休息室的画面终于切到了另一个队,但田野已经完全清醒了,于是脑内挣扎了一会儿之后,还是坐了起来。田野盘腿坐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缓解趟久了的头晕。金赫奎给他递过眼镜,看着他戴好后伸出手整理了一下田野的头发和衣服,然后用手包住了他放在腿上的手,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。


“金赫奎。”全程闭眼享受服务的田野终于睁开了眼,他把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肚子上,眼神也向那看去。

“嗯?”

“i retire today so 以后 no money”田野一直低着头,声音也闷闷的。

“嗯。”金赫奎仿佛看穿了恋人的小心思,轻轻地笑了一声。

“me and baby.....”

“wo...wo yang ni?”盖着的手微微用力穿过指缝变为十指紧扣,“wo yang ni men”


田野抬起头看向金赫奎,发现他也正在看自己,一脸坚定。看向他的眼睛,里面满满的都是有我的未来啊。


对视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田野先破功笑出了声。“你哪儿学的这么多话!我要吃鲜花饼你快去给我拿不要给赵志铭那个畜生给吃完了!”


“ok~”金赫奎也笑弯了眼,抓起牵着的手亲了一下,投入到抢食大军中去了。


~끝(end)~


-----------------碎碎念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
听歌的时候随机到了陈洁仪的《喜欢你》。听到“我喜欢这样跟着你,随便你带我到哪里。你的脸慢慢贴近,明天也慢慢地慢慢清晰。”就突然有了这个脑洞。虽然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......


其实相关的剧情也脑补了一些,但是没什么时间写。内容可能有点无聊,而且我是真的小学生文笔,感觉没什么人看就先试试水吧~


刚刚码完的,要去睡觉了所以就没怎么仔细检查,有什么错别字或者语法错误可以提呀~


晚安~